我每存一年钱 就离房子远了一点

搜狐焦点佛山站 2017-11-01 07:53:16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这是一个普通的买房故事。

这是一个普通的买房故事

01

“房的事,以后不想了,接下来还债。”

李建对老婆说。

那天,李建搬新家。搬完后,都累瘫了。一家人随便吃了午饭,开始收拾。

那是上海郊区,他的房子在5楼,站在北面的走廊向外看,周围都是稻田,蚂蚱能上到5楼,蚊子成群。

远处有零散的几个工厂,夜里会偷偷排放浓烟。投诉过几次,没人管。

小区旁边,1.5公里内,连个小卖部都没有,要想买东西,得到地铁站,那有个商业广场。

李建幻想过很多次搬新家的喜悦,电视里都这么演,但从拿到钥匙开始,李建也没兴奋过。

“就像经历了一场持久战,死伤无数,你活着出来了,没有胜利的喜悦,只是庆幸而已。

李建喜欢这样总结他的买房史。

现在,他在静安区上班,每天6:50起床,七点半要坐上九号线,这样才不会迟到。

9号线人太多,进去之后,得保持一个姿势,像木头人。一直到漕河泾站,有人下车,才宽松一点。

这种场景,李建太熟悉了,14年前,他就是这样来上海的。

02

2003年,李建从郑州出发,坐绿皮火车。车上都是河南老乡,没座的人站满过道。厕所门口、洗漱台上,都是人,没下脚的地方。车厢烟雾缭绕,人们大声说笑,像个菜市场。

李建生在农村,离郑州几十公里。这个地方的人外出,要么往北京,要么南下广东。但李建却到了上海。

“小时候看电视《上海滩》,浪奔浪流,对上海莫名向往。”

这就是他选上海的原因。

到了上海,是在一个叫吴泾的镇上。一个超大冷库,周围都是搞物流的。

李建进入一家物流公司,住进宿舍。一间房,四个上下铺,住八个人。空余时间,同事们打牌、喝酒、租光碟看。

李建是有梦想的,他喜欢看书,在那个群体里有点不合时宜。但一年之后,他的努力就有了回报。

当时一同进来的同事,工资一样。一年后,李建就加薪了。他搬出宿舍,到外面租了个单间。

那个村子还保留七八十年代的痕迹,叫星火村,村西头还有个废弃的粮库。李建的房租是400块,房东人好,经常过来唠家常,房间也够大,安静,很适合看书学习。

唯一的痛苦,是没有厕所。哪怕半夜,也要走出院子,去外面的公厕。当然,也可以买个塑料桶,每天一倒。

那一年,李建21岁。他从没有过在上海买房的念头。

03

到了2005年,发生了两件事。

一是房东第三次涨租金,他急了,一气之下,就到外面找房子。结果发现,外面的房子更贵。

第二是他有了女朋友,再不找带厕所的房子,实在说不过去。俩人算了个账,房租这么贵,干脆一起住吧。

当时的吴泾镇,是个偏远的乡下,坐公交,一个小时才能到龙华,去趟徐家汇(12.80 +0.63%,诊股),都说“去上海”。

也就在那一年,镇上的新楼盘开始多起来,有个大开发商的楼盘,名声最响。

李建和女朋友去售楼处的那天下着小雨,销售员一个劲的讲,很殷勤。他女朋友很喜欢,房子好,绿化也好,跟周围的老小区完全不一样。最后问价格,一平米5000元。

 “这么贵,卖给谁呀”

出来的时候,李建有点调侃加生气,当时他的工资3000块,两个人的收入也就5000出头。那套小三房,首付要15万,如果首付两成,是10万出头。

几年后,李建说,当时要是让两家父母帮忙,还是能买的。没有买,是抹不开面子,要自己挣钱。

这个决定,后来让李建纠结了很多年。

2007年夏天,他们终于离开了吴泾镇,去了“上海”。因为李建找到一份新工作,工资大幅提升。

当然,同时提升的,还有房租。

04

那个房子在伊犁路,两室,没厅,整套租金1500元。一个东北的小伙子和他女朋友住一个小间,剩下的大间,李建和女朋友搬了进去。

“合租的那对小情侣,人挺好,就是太不方便,门挨门,隔道墙,连吵架都不敢大声。”

他们在这里住了大半年,就搬走了,找到一个独立的两室户。房子很旧,每天爬5层楼梯,房间里有一台绿色的旧冰箱,像个古董。

空调的声音像拖拉机一样,床是棕绳的床板。这个两室户,每月2000块。

“这些都可以忍,不能忍的是房东,他是个奇葩,过一段时间就上门,检查一遍。”

搬走的那天,房东挑了两个毛病,一是说床板松动了,二是说没经他允许,在水池里贴了瓷片,要扣押金。

李建那天特别生气,跟房东理论,差点动手。女朋友不愿再理论,认倒霉,拉着李建离开了那个“鬼地方”。

他们要搬的新家在延安西路,房东是个大姐,人很好,至今他们仍有联系。

那间房子是在一个老别墅区,应该是解放前后的产物。楼梯是木头的,踩上去吱吱响,把老鼠吓的乱窜。

房子是国营厂分给职工的福利,房东没有产权,每月象征性缴62块钱。一套房子,分成了若干间,每间一户人家。厨房在一楼,公用。

这间房子在二楼,楼下私建了一间房,他们房东就借用了一楼的楼顶,搭建了一个单独的厨卫。

李建和女朋友很喜欢,单独、便宜、功能全,正合心意。

也就是从这时起,他们开始把买房提上日程。

05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中国楼市也跟着降温了。

松江九亭房价不到9千,泗泾8千出头,要是再往松江新城去,还有六七千的房子。新江湾是1万多,就算黄浦区,也才3万多。

李建很高兴,看来房价要降。就算不降,照他收入的趋势,再等一年肯定能买。

他们用了两个月的周末时间,到处看房,嘉定、松江、浦东,但他们不着急,慢慢看。

当时到上海郊区地铁站,到处都是中介的人在发广告,促销,就像大清仓。买房的人,最喜欢看到这种架势。

这时的李建27岁,和女朋友还没领证,也没想过要孩子。平时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工作上。

这种情形,大概持续了快一年。

到了09年国庆节,父母来上海小住。一家人挤在一间房子里,打地铺。

“不行,得赶紧买了。”

整个2009年,上海房价每个月都在涨,李建和女朋友已经领证,俩人再去看房,发现已经被房价抛弃了。

1万内的房子,已经很少。存了一年的钱,更付不起首付了。李建第一次有了焦虑感。在租的房子里结婚,连个喜欢的家具也不能买。

好在老婆能能够理解,买房这事,暂时搁置。把去年预计的一年买房,改成两年后再买。

06

人最大的无奈,可能来自对未来的无知。

到了2011年,李建还是没有买房。每年的原因都一样,存的钱,赶不上房价。平时他会关注楼市动态、宏观经济,专家们的言论,有时候很兴奋,有时候很绝望。

2011年国庆,他们回老婆家,在信阳看房子。新楼盘2000块,对他俩来说,没啥压力,就是一旦买了,就更买不了上海的房子了。

毕竟,他们没打算回去。

回到上海,发现上海房价正在下降,降的厉害。坐11号线去嘉定,地铁站两边都是楼盘,中介到处发广告,都在促销。据说,有开发商还低于成本价抛售。

这让李建一阵惊喜,不买信阳的了。

当时他的收入,一大部分是在年底发放。也就是说,过年后,再凑点钱,就可以买了。

那是李建离房子最近的一次,年后返回上海,就开始凑钱,一遍凑,一遍在网上搜房子。买哪里,买多大,开始想具体细节。

但很邪门,春节刚过,从2月开始,上海的房价又开始涨了。后来有个词叫报复性反弹,李建是后来才听说的,他就是被报复了。

也就是两个月的时间,等他们4月份去看的时候,又买不起了。

2012年结束后,人们发现,房地产是这一年里,支撑经济增长最稳定的行业。

但李建开始由焦虑陷入慌乱。

因为这一年,他老婆怀孕了,他们从没像此刻这样需要房子。

07

李建发现了问题,如果按目前的收入,越存钱,越买不起。

干脆,不去想买房,先赚钱去。

李建在这两年里很拼,工作努力,还做兼职,收入大幅度提高。

2013年,女儿出生。

年底的时候,李建和老婆开始行动,先跟亲戚打好招呼,钱落到位。然后开始找,他们定了目标,一旦发现合适的,不纠结,宁愿买错,也不错过。

在年底,他们选好了楼盘和户型。2014年春节过后,来上海的第一个周末,他们就行动了起来。

李建记得很清楚,带父母去看样板房的那天,下着小雨,一家人看了两个户型,当场选好。

第二天,李建就去交了订金。

从售楼处出来,他突然觉得轻松了很多。那个被稻田包围的工地,看起来没那么喧闹脏乱。

“现在不买,以后还会涨的。”

李建是这样想的。

只是,他没想到能涨多快。他买过后,到了5月份,每平米就涨了1千块钱。

然而,这只是开头。

从那以后到现在,上海房价一路上扬,中间限购、限贷,政策一次比一次严,也没能阻止。

这像一场饥荒,只要有食物,一定会疯抢。

2016年底的一个晚上,李建给老婆说:

感觉有一种后怕,如果当时没买,可能再也买不起了。

08

现在,坐9号线去松江,出了九亭,开始上高架。泗泾、佘山、大学城,地铁站也有中介发广告。

只是,上面的楼盘,都是嘉善、太仓的,或者是商铺办公之类。

上海的房子,如今已经不仅仅看钱了。

李建一直不喜欢自己的名字,他在公司有个英文名,叫Jason,名片上的台头是商务总监。

他今年36岁,上学的时候,他喜欢听魔岩三杰、喜欢许巍,也喜欢《鲍家街43号》时代的汪峰。

我描述的这么详细,因为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但故事的主人公不叫李建,而他的故事千百次在不同的人身上上演

存钱和买房,看起来好像是一件事,但是放在一起很多人都做了一道错误的命题

钱和房之间,或许我们需要更多的考虑另一个因素:时间

时间是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财富

那些买过房的人真心懂得这个道理

以上为正文,这是一个真实的买房故事,名字为虚构。

来源:真叫卢俊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