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佛界河治:南海拟投67.6亿让广佛界河更清澈

搜狐焦点佛山站 2017-11-09 08:14:26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监测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广佛跨界河流重点断面综合污染指数同比下降20 %以上,水质有所好转。

11月6日,南海区召开第四季度重点工作督办会,就广佛跨界河治理等重点工作进行督办。监测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广佛跨界河流重点断面综合污染指数同比下降20 %以上,水质有所好转。南海区计划于2017-2019年投入67.6亿元专门用于广佛跨界河涌的治理。南海区乃至佛山对广佛跨界河涌治理已投入多年,但仍有多条断面水质为劣V类的界河连通广佛两地。日前发布的《广佛同城化“十三五”发展规划》中,荔湾南海作为广佛同城合作示范区之一,环境治理亦被列入规划发展目标。多年“联合治水”始终是道难题,新一轮广佛跨界河治理再度启动,同步治理之路可否产生新突破?

    动态

    南海投入67.6亿元治理跨界河涌

    11月6日,南海区召开第四季度重点工作督办会。会上,佛山市委常委、南海区委书记黄志豪督促推进广佛跨界河涌治理工作。

    黄志豪表示,今年以来,河长制工作制取得实效,污水处理设施建设顺利推进,全区总体水质有所好转,广佛跨界河流重点断面综合污染指数同比下降20%以上。但是广佛跨界河整治仍然存在较大压力。

    半个月之前,在南海区召开的广佛跨界流域整治监测分析第三次工作例会上,南海区环保局局长徐永强曾透露,截至今年9月,最新数据显示第一、二批“一河一策”65条河涌中有39条达标,第三季度河涌平均达标数32条,考核达标率较上季度上升了41.3%,这反映出各个镇街、相关部门的治理措施已有成效。

    据了解,南海区在2017~2019年计划投入67.6亿元用于治理广佛跨界流域。这笔经费将主要用于生活源、工业源、农业源、内生源、主干支涌、综合管理措施等六大板块305宗项目。

    回顾

    广佛联合治水这4年取得阶段性成果

    不可否认,广佛跨界河涌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回溯到4年前,广佛交界区域水污染整治曾经于2013年被列为省挂牌督办项目。同年,广佛两市分别制定各自整治方案进行实施。2014年,广佛交界区域水污染整治再次被列入省挂牌督办项目。再次被点名的广州做出表率于同年通过《流溪河等广佛跨界河涌工程建设方案》。随后,佛山市政府宣布将与广州联手共同重点整治16条跨界河涌及相邻河涌。同年,广佛同城化暨广佛跨界河涌整治联席会议在广州召开广州、佛山两市水务、环保部门主要负责人以及广州市“四级河长”出席会议。

    会议上,时任广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陈如桂提出,广州、佛山两市将建立对接机制。以广佛同城化建设为平台,在两市政府的主导下,环保、水务、发改、国土、规划、农业等部门根据职能分工,做好沟通对接,建立定期会商、信息共享及联合执法等联动机制,协同推进治理工作。

    2015年,省环保厅发文对广佛交界区域水环境整治问题挂牌督办正式摘牌,宣告广佛跨界河涌治理取得阶段性成果。受此激励,佛山自我加码,将广佛交界区域水环境整治扩展到了全市227条内河涌的整治工作。多年来,关于广佛跨界河涌治理一直都是两地两会的热门提案的题材。

    现状

    四条交界河涌劣Ⅴ类

    新一轮治理已启动

    今年的9月27日,南海区政协组织常委开展水环境专题调研视察,随后佛山市委常委、南海区委书记黄志豪和南海区区长顾耀辉等南海区委区政府的主要领导,都曾在不同场合强调广佛跨界河涌的治理,广佛跨界河涌新一轮的治理,已经在路上。

    在南海区政协组织常委开展水环境专题调研视察中,发现荔湾与南海接壤四条河涌,牛肚湾涌、滘口涌、漖表涌、五眼桥铁路坑边涌四个断面的水质,最新的检测数据均为劣Ⅴ类。记者日前对这四条河涌进行走访,以漖表涌为例,河涌水体发黑发臭,有在漖表涌附近居住的市民表示:“雨季好一点,水多了流动起来,就不怎么觉得臭;如果是没什么雨水的时候,河涌干涸,两边的淤泥露出水面,就会散发出刺鼻的臭味。”、“以前更臭,现在治理过,好很多了。”

    事实上,两地一直以来对流域河涌治理的规划未曾间断。以佛山为例,佛山今年全面推进河长制,佛山市委书记鲁毅率先表态要作为佛山总河长及西江流域(市级)河长。日前,佛山市副市长赵海带队对大沥部分广佛跨界河涌进行视察,他要求,一是要总体规划,系统推进片区的污水管网建设,实现污水收集全覆盖,同时加强污水管网、箱涵巡查维护,防止出现错接漏接,发挥污水收集最大效能,从源头上减少生活源污染;二是要全流域清淤,对流域范围内的所有河涌进行清淤,将河涌内生污染源降到最小;三是加强调水引水,通过建设引水泵站和加强闸站管理,提高河涌水动力;四是要实施生态修复,通过生态修复技术和岸线整治,展现河涌的系统治理效果。位于南海对接广州的桥头堡,大沥镇近年来重点对滘口涌、秀水涌、五眼桥铁路边涌、牛肚湾涌四条广佛跨界河涌实施截污纳管、河道清淤、生态引水及建设一体化处理设施等综合治理措施,计划实施治理项目119项,涉及资金8.63亿元。

    焦点

    广佛同城治水步调如何统一?

    治理广佛跨界河涌不断投入,但“久治难愈”,症结在哪?此前广州市政协主席刘悦伦首次以广佛跨界河河长的身份巡河,并召开广佛跨界河道治理工作现场会,刘悦伦当时指出,广佛跨界河道治理存在不少问题,包括河长制度的责任未落实、污染源查控缺位、污水整治工程建设进度滞后,以及广佛两地治理工作对接有难度等。

    痛点

    工程难以保证同步

    工作对接不畅通

    今年7月18日,在广佛两地共治跨界河涌工作会议上,荔湾区与南海区签署了《荔湾区-南海区交界6条河涌共同治理协议》,明确成立水环境整治专责小组,建立联合调查机制,并每月公开跨界重点污染源信息、联合整治的工作计划及实施进度。会议强调,在上下游、左右岸交界河涌的治理上要同步,建议佛山对漖表涌、漖东涌、牛肚湾涌两岸的治理计划作出调整,提前到2017年底前完成,确保与下游广州段同步完成治理。但事实上,以秀水涌为例,因为诸多因素影响,佛山段和广州段的截污工程完成时间并不一致。

    近年在处理跨界环境问题过程中,成立了一些跨区域环境管理机构或建立长期的协调沟通合作机制,但不具备强制性的行政效力和威慑力。以广佛跨界治水工作为例,早在2009年对外宣布签订《广州佛山市同城化建设环境保护合作协议》,荔湾区、南海区两地环保部门则建立了四大合作机制,包括联席会议、信息互通、两市河流、大气环境监测合作等级制。“但制度设计之初,原先拟定的部分目标本身就比较抽象,或有目标而无具体操作措施与完成的时间节点,缺乏有效的相互监督、奖惩机制,导致合作流于形式。”一位不愿具名的长期观察荔湾南海跨界河治理的专业人士指出痛点。

    探索

    建议佛山抓好控源截污

    广佛跨界河长统筹统管

    长期控源截污两手抓,在广佛两地在广佛跨界河涌治理上,如何分工才更加合理?珠江水利科学研究院博士杜河清认为,佛山更应该从控源截污上做功夫。“广佛跨界河涌里,事实上大部分都是由佛山流向广州的。控源截污,是治理的基础和前提。佛山首先要控制河涌断面水质达标,除此之外还要加大截污,特别是城中村和工厂作坊的截污,并建设污水处理厂,”杜河清指出,“截污纳管是黑臭水体整治最直接有效的工程措施,也是采取其他技术措施的前提。通过沿河沿湖铺设污水截流管线,并合理设置提升(输运)泵房,将污水截流并纳入城市污水收集和处理系统,避免污水直接进入河湖水体。”

    广州市治水办5月份公布广州市全河长名单,广州市政协主席刘悦伦担任广佛跨界9条河涌的河长。杜河清认为,此举有助切实推进广佛河涌治理。“河长制有两个特点。一是治水有了行政领导,明确了责任;二是实现重要河流的统筹和区域统管,有利于实现上下游、左右岸的统筹规划管理。总的来说,有利于两地统管共治。”杜河清表示。

    时间表

    控源:今年11月前,彻查两市跨界河涌污染源,对区域内直排河涌的污染源进行有效控制。

    截污:今年11月底前对已建污水管网和处理设施进行完善,查缺补漏。

    ●今年底前,荔湾区力争完成广佛跨界区域五眼桥村(含滘口村、郭村、新基村、西约村)进村入栋截污纳管工作,收集源头污水,以及花地河片区截污支管完善工程。

    ●南海区将附近村的进村入栋截污纳管工作纳入计划,争取3年内片区截污率达95%,力争5年内完成进村入栋截污纳管工作。

    ●番禺区于年内争取完成三条河道的支涌截污工作。

    ●顺德区将影响河道水质的支涌纳入整治计划,2-3年内完成。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何国劲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